失宠于上帝的孩子们,声之形,水形物语,金属之声,贝利叶一家——残障弱势人群、听障题材电影以及这部《健听女孩》

失宠于上帝的孩子们,声之形,水形物语,金属之声,贝利叶一家——残障弱势人群、听障题材电影以及这部《健听女孩》

每年的中下旬到次年的一二月,便是一些有潜力的黑马奥系电影在秋冬季电影节大施拳脚的时间,像是现在已半沦为奥提风向标的“水城”威尼斯电影节、深受普通观众影迷们喜爱的多伦多电影节、独立小众电影的福地圣丹斯电影节等等,皆是各大影视公司虎视眈眈的必争之地(为所投资发行的影片做足宣传,扩大知名度,畅行接下来的颁奖季),而今年的小成本独立“爆款”,无疑是这部聚焦听障人士的《健听女孩》(贝尔法斯特请自觉靠边儿站)。

失宠于上帝的孩子们,声之形,水形物语,金属之声,贝利叶一家——残障弱势人群、听障题材电影以及这部《健听女孩》健听女孩 (2021)8.62021 / 美国 法国 加拿大 / 剧情 音乐 / 夏安·海德 / 艾米莉亚·琼斯 特洛伊·科特苏尔

不同于以往一些政治正确、黑人、同性、女权这些近年来非常火热的社会议题,《健听女孩》将镜头对准的是常常被人忽视的一类弱势人群——残障聋哑人士,他们在现实生活中被“遗忘”的程度,不亚于听障题材电影之于全类型电影,我也接触过几部类似的:1986年美国电影《失宠于上帝的孩子们》、2016年日本动画电影《声之形》、2018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电影《水形物语》、2019年美国电影《金属之声》,以及听豆友介绍的2014年法语电影《贝利叶一家》。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本片的聋哑人妈妈演员 玛丽•玛特琳 ,正是《失宠于上帝的孩子们》的女主角,同时也是迄今唯一一位奥斯卡聋哑人影后,非常厉害)

失宠于上帝的孩子们,声之形,水形物语,金属之声,贝利叶一家——残障弱势人群、听障题材电影以及这部《健听女孩》玛丽•玛特琳

在“听障”这个大前提的框架下,个人认为《失宠于上帝的孩子们》主男女间爱情、《声之形》主青春期救赎、《水形物语》主特殊时期异爱、《金属之声》主理想与励志,《贝利叶一家》主家庭成员共处,每一部都有其侧重点,而《健听女孩》则囊括了以上所述的全部要素——亲情、爱情、友情、师生情、梦想与现实的抉择,都有进行涉猎与呈现,因此视听内容十分充实,塑造得很丰满,值得细细考究的地方很多。但最引发我思考的,却是剧中一家子角色他们自身的“恐惧”。

一般的听障题材思维,无外乎因不理解而产生的外在霸凌,例如声之形里西宫硝子小时候遭受以男主为首的无知孩童们的冷眼冷语、恶作剧欺负、甚至打架暴力,亦或是失宠于上帝的孩子们和水形物语两部片的女主经历的不平等社会地位,再者是金属之声里年轻患者对老年患者生活方式、处事风格的种种不理解导致焦躁不耐烦不尊重,这些都是外界因素或外人施加给听障患者的沉重压力,我们会因此感到愤怒和怜悯。但,他们内在痛苦的“波动”,要如何让观看者切实切身地感受到呢?本片采用了一个绝妙的方法:那段入耳无声的音乐会。

自己血缘至亲的、听力正常的女儿/妹妹在舞台上尽情歌唱,坐在台下的父母和哥哥却是一丝丝声响都听不见,本应是美妙歌声、啜泣声、议论赞美声、喝彩掌声多重交织的热烈时刻,在自己的耳中却是鸦雀无声、安静得不能再安静,这该是一种多么令常人害怕甚至感到绝望的恐惧啊(反正我看到这儿时感受就是这样)!一种完全不同于外力施加的“疼痛”和“恐惧”由此出现,你会不由得联想万一某一刻自己突然像这样就什么都听不见了,也说不了话,只能干看着别人上下抖动的嘴唇,无法接收到任何信息,别人的热闹全然无关自己,自个儿会大脑短路,会猛地崩溃,会恨不得结束自己再没有声音的生命吗?这么一个简单又巧妙的切断声音设置,就让我对听障者本身内心的痛苦、挣扎、无奈,有了更新角度的认识与体悟。

期待更多关注此类弱势人群的题材电影出现,正如这个世界离不开各种各样的声音,我们也需要各种各样聚焦关注不同人事物的影像,来警醒我们、唤醒我们。

失宠于上帝的孩子们,声之形,水形物语,金属之声,贝利叶一家——残障弱势人群、听障题材电影以及这部《健听女孩》

END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达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