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剧12个编剧,怎么还是编不好故事?

“多编剧时代”来了。以前是小编剧哭嚎没有署名权,现在是编剧列表长到数不完。

但,联合编剧成为常态,对剧本而言是好事吗?

对话《良辰好景知几何》编剧小叶,魔瞳影业创始人、制片人张阿瞳,及中腰部编剧小武(化名)后,搜狐娱乐了解了“联合编剧”的秘密。

“我接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稀巴烂的项目了”

《高智商CP恋爱故事》(化名)找到小武的时候,已经换过四次编剧团队了。

作为业内中腰部编剧,小武负责的多为平台A级、S级的剧本,也曾参与过顶流参演的大项目。对他来说,项目开拍前反复“换编剧”的操作已经是见惯不怪了。

市面上大部分小说IP都要经过大刀阔斧的影视化改编,大部分时候是因为原著小说情节无法过审、男女主人设脱离现代审美,也有一种情况是平台、制片人对剧本有新的要求和想法。

(《良辰好景知几何》片头,此处图文无关)

《高智商CP恋爱故事》属于前者。“原小说踩红线,涉及黑客等等,必须要改。而且主角人设都要改,女主能力强但做作,年下男主有点油腻。”

小武看了前面的四稿,改动的大多是剧情和人设,甚至有一版从现代改成了古装。“肯定也是没办法了,才会改成古装剧。我们也很发愁,觉得没有改的空间。”小武吐槽道:“很多时候,我接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稀巴烂的项目了,就是去救火的。”

编剧小叶也有类似的“救场”经历。

“我和《良辰好景知几何》签过两次约。”小叶回忆道,两次工作内容的重点不同,时间间隔也比较长。

这个过程,是不同于一般流程的。

平台主导下,影视剧本的创作和以前相比有很大的变化。编剧的工作流程也从以前的完整交出剧本变成了:梗概-大纲-分集剧本。

(《重生之门》片头,图文无关)

小武所在的编剧团队,大多是资历稍浅的年轻编剧。“我们会一块把故事梗概聊出来,确定大的情节点,再分开写。两集两集分配,或者单双号分集写。”甚至有时候还会“共享文稿”,在别人的基础上接着写。“这样肯定是不正规的。最主要的是台词不一样,每个人的台词风格都有差别。讨论可以一起讨论,但是最好是一个人写,一个人改。”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小武觉得,多位编剧能碰撞出不一样的东西,也能保持创作的热情。所以,多个编剧负责一个项目没问题,但救场、兼职的“联合编剧”,就说明其中“有猫腻”。“如果流程推到剧本怎么都过不了,只能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往前推,可能就有了多出来的联合编剧。”

(《八角亭谜雾》片头,图文无关)

观众眼看着剧集的编剧署名越来越长,却不知道其中的“奥义”。

12位编剧的大IP、S 级《有翡》只拿到了豆瓣5.6分,6位编剧合力而成的《嫣语赋》被吐槽“各写各的”。

五花八门的编剧头衔、署名,并不意味着剧本的“精加工”,反而“预警”了这部剧前后割裂的剧本走向,多次改动过的人设,和不完整的故事。

5位编剧署名的《棋魂》,前期口碑不错,但网友在看到时光对褚嬴和围棋的态度改变后,对剧情颇有微词。王小帅兼任导演编剧的《八角亭谜雾》短短12集的体量,也有5位编剧的署名。原本演员阵容备受瞩目,播出后却因为剧情硬伤、逻辑不通,最终只拿到了5.6分。

“一个编剧工作室手下的,都是正常署编剧的。特意标注了联合编剧的,应该是找了写手,或者前期写了几稿被采用了、后期找来补救,就给署个名。”小武总结道,多数情况下,出现“联合编剧”就意味着这部剧的剧本创作并不顺利。

一个个编剧名之间,可能也是彼此陌生的。别说没有一个共同群聊了,他们没准也不知道,自己的署名会挨在谁后边。

“很多项目虽然有很多编剧,但都是1v1对制片人。我也很想和之前的编剧交流,但没有交流渠道,只能和制片人对接。”小叶说道。

“谁名气大,听谁的”

除了编剧内部“乱成一团”,剧本出现问题,和整个项目的制作流程也有关。

编剧一般都是听制片人的。有的制片人会要求编剧逐字逐句修改剧本。小叶就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人家买了IP,就是人家的本子,就算不合理也只能按他的想法来,逐字逐句改。”

而大多数情况下,制片人只会“泛泛而谈”。“最常用的句式是‘我感觉……但是我也说不上来’。”时间久了,小武也和小叶一样稳住了“乙方”心态:“逐字逐句的还算好,至少指导你改,很多都是模糊的,似是而非的话。”

(《祝卿好》片头,图文无关)

制片人表达不清晰的情况下,就会借助“责编”来沟通。

“很多制片人在不具备很好的剧本鉴赏能力的情况下,会请责编。”制片人张阿瞳告诉搜狐娱乐,责编这个概念是从图书出版行业“引进”影视圈的。图书责编会凭借自己对市场的判断力帮助作者进行主观创作以外客观视角的解读。好的责编,也许不是好的小说家,但应该是爱看小说的人。

但在影视行业,不想当编剧的责编不是好制片人。

“有些责编自己有很多奇思妙想。非专业出身的责编,如果只是对领导负责,按照大领导的意见上传下达,也还好。但有些就是非要让编剧加入自己的想法,结果加进去之后领导还不满意。”小武说,自己就是那个被责编忽悠的小编剧。

“影视行业里责编这个职位一直没有建立起规范。”张阿瞳觉得,责编对剧本造成负面影响,就是因为太多责编觉得自己适合当编剧了。“他以为制片人找自己来是来挑错的,其实是来帮助编剧的。归根结底还是制片人没能明确自己的目标。

(《良辰好景知几何》片头,此处图文无关)

码盘子的制片人,要的是好故事、好导演、好演员,所以他需要统筹编剧,沟通导演,敲定演员,把控大局。

可现实情况是,在这条食物链上,制片人话语权大于编剧,而知名导演、演员的话语权又在制片人之上。

“理想情况当然是编剧完稿后,得到多方认可,交稿,”小叶告诉搜狐娱乐:“但往往是写到20集的时候,可能剧组敲到了非常好的演员,要赶演员的档期,下个月就得开机,就得加快速度,甚至编剧跟组写,剧本不满意还得飞页。”

(《说英雄谁是英雄》片头,图文无关)

“大导演看了不满意,主演不喜欢角色人设,都会带自己的编剧进组改。政策审查风向变了,国外买的的IP敏感了,都得改成和原来完全不一样的。”小叶说道。

平台也有自己的想法。“很多人说平台不懂内容,其实不是的。平台非常了解剧本,剧本过会的结果是集合了制片、运营、市场部门和销售团队意见的,他们会拿去和市面上的本子比对情节、人设、人物关系,从观众偏好的角度提意见。”张阿瞳告诉搜狐娱乐。

(图文无关)

总之,对编剧而言,导演、制片人、演员都拥有“一票否定权”,而编剧本人只觉得自己是没有话语权的卑微打工人。

就像小叶说的那样:“谁名气大,听谁的。”

“我可以坚持理想,但观众能不能直接把钱打到编剧这儿?”

不仅没有话语权,很多小编剧还得受头部编剧的“压迫”。

小叶把市面上的项目划分成三种类型:一种是“不差钱”的,需要码S级的大盘子,就会找名编剧,名导演;第二种是找经验的中腰部编剧,合作度和价格都合适;第三种就是找初出茅庐的新人编剧,因为比较便宜且听话,充当执行者的角色。

但现实中,中腰部编剧遇到的更多还是被头部编剧“退”了的本子。

“不排除有部分编剧浑水摸鱼,成名了之后一集开价很高,结果拿着一两百万交个破大纲,只能换个便宜一点的编剧。头部摆烂的大编剧,最后挤压的还是小编剧的生存空间。剧本越来越烂,制片人也不再信任编剧了。”小叶透露道。

(《开端》片头,图文无关)

入行四年,小武甚至没有完整经历过一次顺利的项目。正常的项目流程是怎样的?他也不清楚。

就像工业化流水线上的一枚螺丝钉,编剧工作对他来说就是麻木地接受任务,完成任务。

小叶则更加直白:“大家把编剧的权利想的太大了。我现在有一种代孕的感觉,别人对我肚子里的小孩指指点点,但那根本不是我的孩子啊。”

她很希望,能有一个制片人可以完完全全信任自己,打磨出一个好的作品。这样,剧集播出后,自己堂堂正正地站出来,对观众们表达编剧的观点。

(图文无关)

那么,如果顺利的话,影视剧项目的前期剧本创作应该是怎样的?

在制片人张阿瞳看来,一个好的项目,制片人和编剧之间的合作一定是互相给予的,而不是下达任务式的。

张阿瞳是《您好!母亲大人》的制片人和总编审。“作为制片人和编审,我深度参与了剧本创作,和编剧是互相给予互相成就的作用。而我和编剧巩雪也不是第一次合作,双方都有信任和共识。”剧本改编完成后,当时刚凭借《长安十二时辰》出圈的导演曹盾就加入了项目,但他并没有对剧本提出大的改动。

“导演剧本围读的时候也在交流细节,逐字逐句地问‘这部分想表达什么’,想确认大家的感受是一致的。拍摄期也从来没有提出过剧本要调整,只加了前后的记者提问部分。”

虽然剧集并没有轰动出圈,在豆瓣仅7737人打分,但8.1的高口碑,也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剧集的成功之处。

最令人唏嘘的是,在这个圈子里,有要求编剧逐字逐句修改剧本的制片人,也有愿意逐字逐句询问编剧的名导演。

“大家都不是朝着做烂的方向编的,但是甲方就是想让编剧改烂,说服不了他。”小武觉得,编剧的“沉没成本”特别高,因为最终考核权在甲方手里,剧集播出后又要接受观众的点评。“编剧可以坚持自己的理想,和甲方抗争,但观众能不能直接把钱打到编剧这儿?”

被问到对于联合编剧的态度时,他的回复是:“人家不让我们去改已经是万幸了,爱改就改吧。”

版权声明:VIP影院 发表于 2022-06-02 13:44:55。
转载请注明:一部剧12个编剧,怎么还是编不好故事? | VIP影院导航网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