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导演唐晓白万万没想到,此刻她会坐在房车里,准备开往湛江码头,然后驱车上船,渡轮到对岸的海南岛。

电影《出拳吧,妈妈》已经上映30天,唐晓白从中山奔向海南继续做路演。此前,她已经行驶了6000多公里路,跑了10座城市。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在4月30日影片上映前一天,北京受疫情影响,宣布五一期间全市影院暂停电影放映活动。这一通知令她和片方措手不及,电影来不及撤档,如果硬撤,本就不多的宣发费用已经砸下,宣传势能必定受损。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首日票房成绩,是他们预估数字的十分之一,五一档后,影片仅拿200万票房。上海和北京是《出拳吧,妈妈》的宣发重点城市,票仓失守,他们束手无策。

5月5日,唐晓白心想,与其躺平,不如租一辆房车,和四位幕后主创离开北京,踏上房车路演之旅。

路演计划先从出品这部电影的江苏省去,然后一路向南,从北方的骄阳进入江南的春雨,到最南端的城市,再转往西南和西北,走出一个“V”字型,最后回到江苏大本营。

这是唐晓白能想到的,拯救自己电影的方式。她决定赌一把。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01

出发

“我就想开间餐厅,还要过五关,斩六将!”电影《南国再见,南国》的这句名台词完全可以映照出唐晓白房车路演出发后的心境。

“做电影实在太难了,见个观众,搞个观影会都这么难。”前十四天,是他们一行人最困难的日子,尽管从北京低风险地区出来,行程码还是带星,他们曾经在一个关卡被扣过四小时,唐晓白回忆,“那时候的情绪是绝望和不安,觉得这事还能干成吗?”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房车路演是她认为最理想的方案,团队人员能压缩到最少,能灵活执行活动范围,相对飞机、火车等交通工具能避免人群聚集,把风险降到最低。

起初同行有另外四人:监制、副导演、直播导演和司机。唐晓白要联络观影会的人,监制要兼任摄影师和路演物料的视频剪辑,副导演要联系影院方负责落地工作,每个人都身兼数职,后来主演赵诗朦也加入房车路演的队伍。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各地影城都很想做活动,可是能不能有映后活动,能不能接待剧组都要具体协调沟通,“不可测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房车路上,唐晓白两次写下心声,坦言电影赔了钱,要背负投资方的压力,也花掉了为儿子留学准备的一部分学费,家里经济出现状况。

“我以前在北京还是过着那种挺小资的生活。为了这个电影,为了这个路演,这么颠簸,这么邋遢。”出行前很匆忙,她顾着备齐物料和设备,无暇准备充足的生活用品,这一去就是一两个月。

唐晓白感慨,“我天天就这几件衣服穿来穿去,出门前还忘了带梳子,前天才有时间冲进商场,买了把梳子。在正常的情况下,你的生活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02

抵达

第一站是南京,在经历1000多公里的舟车劳顿,一路被盘查、不停做核酸、隔离数天后,唐晓白在5月13日晚,终于见到了第一场路演的观众。

距离出发那天已经过去了一周,距离影片上映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等于路演开始时,电影的黄金宣传期已过,这没有熄灭唐晓白面对观众的兴奋和热情。

“我一进到电影院就特别激动,就挺失控的,观众肯定也觉得莫名其妙,说这导演怎么了。”她用八个字形容那晚的心情——感慨万千,终生难忘。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房车一路往南开,越到南方,路途越顺。前几天到达深圳,刚好在当地的影片主演田海蓉也加入到路演行列中。唐晓白尤其记得,“在深圳的几个媒体都说,我们都忘了还有路演这回事,说已经很久没写过路演的报道了。”

真正面对面接触观众,唐晓白才体会到,“观众并没有把电影忘记。”各地影城都很欢迎他们,“但是好多影城都问,你们怎么现在才来呢?我就觉得这个问题问的,让我也自问:我们怎么现在才来呢?”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这趟计划2万公里的“长征”每天会去往一到两座城市,行程很紧张。因为影片的排片量每天都在急剧下降,他们每到一个城市,都要临时去调电影拷贝。

赶场到影院、映后交流、回到房车内和后方宣传团队熬夜开复盘会,准备下一轮的宣传物料、隔天一大早再发车到下一站,是他们每天不变的流程。

一站一站下来,他们收获了很多支持,也逐渐适应这种艰苦和颠簸,唐晓白说,“我们都开始以苦为乐了”。

03

真相

这次路演,唐晓白想搞清楚一些真相——电影的真相,电影院的真相,观众的真相。

她特别想知道,“像我们这样一个体量的电影,到了很基层的电影院会发生什么?会和观众发生什么样的碰撞?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出拳吧,妈妈》前期宣传点主打女性。首映活动上,谭卓透露为演好拳击手,在拍戏时被对手打断肋骨,这几乎是这部电影在映前有效传播开的唯一话题,也导致不少观众认为这是一部强调女性拳击的体育电影。

到了路演第三站杭州,他们请了一些成熟女性来看电影,因为多数是妈妈,加上周末,她们把孩子都带来了,结果那场观影效果特别好。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这部电影能在孩子身上产生如此大的效应,唐晓白很震惊,“以前坐在北京的办公室里,认为自己特别厉害,宣传策略特别精彩,宣传口号特别牛,真正到了基层,没想到小孩会那么喜欢。”

影片上映前疫情的反复不定,使他们迟迟无法开启路演活动。通过房车形式打通各地方,直面观众获取有效反馈,令唐晓白真正触及她急需了解到的电影真相,她也反思,“要早知道,我们最开始的宣传方向就应该修整。之后路演也会增加更多亲子场。”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离开海口后,他们的下一站会回到内陆,会到贵州附近的凯里这样的小城市,只要在省会城市、票仓城市附近够得着的地方,当地影城有邀请,他们都会想尽办法绕过去。

法国导演布列松有句名言,说一部电影要经历三次诞生,最后一次是“被放映在银幕上,像水中的花朵跃然而生。”唐晓白同样明白,她的电影只有拼命抵达影院,透过银幕抵达更多观众,才是重获新生的开始。

04

再出发

亲情 运动题材,有谭卓和田雨组成的明星级主演,加上五一档的档期优势,《出拳吧,妈妈》原本预期票房在1亿左右,对标的是同类型影片《了不起的老爸》取得的市场成绩。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或许有过于乐观的判断,也因为疫情和影院关停,让这些预估都付诸东流。半个月来的努力路演,影片票房从340万增加不到50万,效果甚微。

“过了两星期,就不认为你是一部新片了,排片越到后面下降越厉害。这种错位是没有办法弥补的。”唐晓白很明白,这是市场的残酷现实。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从房车出发那刻,她就没有犹豫和后悔,坚定要走这段孤勇者般的征程,唯一遗憾是没有更早想到这个方法,更早上路。

“对票房撬动能起多大作用,我不知道,但我真的觉得需要看到电影人的态度,我不想就这么躺着,就这么等着,或者怨天尤人,抱怨电影院不给排片,抱怨观众不进影院。还是要主动去适应新情况,哪怕它就是一个示范的意义,哪怕就是能展示这种态度。”

翻山越岭、漂洋过海,唐晓白目睹过空空如也的影院,在活动后听到观众为何被电影感动,沿途走来的心境有很大转变,“最开始肯定是想救自己的电影,越到后面,我越觉得都不是在为我自己一部电影做这件事情了。”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尽管《出拳吧,妈妈》延长上映到6月29日,截至发稿,票房数字定格在388.7万,排片占比已经不到0.1%。房车路演开启后,电影片方和导演微博发布的每条物料下,留言转发量仅零星几个,电影官方抖音账号粉丝只有一千出头......

《出拳吧,妈妈》:开房车穿越半个中国,一个导演和一部电影如何自救

这部没有流量的院线新片正濒临“消失”,路演行程还有十多天,像是西西弗斯在推石头,像是堂吉诃德冲向风车,荒诞的、不言弃的、理想主义式的,导演唐晓白还在寻找观众。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